湖南省永州市宦诺皮毛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zvvjht.cn


小赵跟朋友一起

2020-08-09 12:33

而这一点,从小赵留在吸毒人员记录档案的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:扬起的下巴对着镜头,脸上带着桀骜的笑。

“印象最深的,是他抽的烟。”小赵拿出来的烟,盒子是中华香烟的软壳包装,但是里面装着的香烟,却大多是两三块一包的廉价货色。

正是在这一年,老赵的妻子从喜爱的麻将桌上,走进了歌舞厅,有了外遇。

“1月6日,民警在排查中,找到了小赵。”老罗说,1月4日,小赵跟朋友一起,在一家宾馆吸食了冰毒。

直到现在,父亲老赵居无定所,儿子小赵就连过年都没有回过家,两父子的吸毒史几多相似,他们的人生轨迹又近乎相同。

老赵是陆埠镇上一说起名号来,基本上谁都认识的人,没有正经的工作,经常靠着帮人催债、“摆平”麻烦过活,偶尔也在赌场里看看场子,拿点抽成。

被查获吸食冰毒后,老赵在2009年开始接受社区戒毒,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每个月都要去老罗那儿接受两次左右的尿检,却仍然在2013年被查到两次吸毒。

更多的时候,老赵的生活很拮据,总是东家“借”一点,西家“蹭”一点。2009年,老赵看到朋友们在吸毒,想想自己怎么说也是镇上有名号的“头脸人物”,什么事自己也都要尝试一下,他也就凑上去来了几口。

1.85米的个子,魁梧的体格,从外表上很难看出来,小赵今年满打满算也才19岁,而从他第一次吸毒到现在,已经有六七年了。

因为两口子的外遇,及后来引发的家庭纠纷,让小时候的小赵,早早就没有了父母的关爱和管教。老罗说,那时候的小赵,早上去学校报个到,打个转就溜出来,跟着社会上的混混度日。几乎是在同一年,小赵也在“朋友们”吸毒的时候,凑上去“蹭”了几口。

老罗告诉记者,在跟小赵的交谈中,甚至很难相信面前的这个人才19岁。“问什么他都不说,说出来的话也跟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一样。”